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第337章 黑簽

    細長的粉紅色舌頭就像是兩根鞭子一樣在角斗場的雙方掃蕩著,所有的靈石一顆不漏的,竟然全都被這兩只金色蛤蟆用舌頭卷入了小腹當中。

    每一次靈石落肚,這兩只金色蛤蟆的小腹中,都會傳出那種詭異的叫聲。

    這種聲音聽在葉白的耳朵里面,他就推測,這兩只蛤蟆應該是在計數。

    葉白沉吟片刻,一拍腰間,隨即儲物袋里面就飛出了一個靈石袋,里面赫然是裝著五十顆下品靈石,以及兩顆中品靈石。

    這是葉白第一個月獲取的靈石份額,他看了一眼那笑瞇瞇的邋遢老道,直接是將這一袋靈石丟向了屬于寒冰獸的那只金色蛤蟆。

    邋遢老道目光微亮,撫須笑道:“我越來越喜歡你了,如此情況下,還能將自己的全部家當給賭上,你要么是一個最資深的賭徒,要么你就是有絕對的把握!

    聽到這話,葉白臉色卻是一黑,這老道說什么最后的家當,豈不是說著邋遢老道已經探查過他的儲物袋了?

    可是偏偏,他連一絲一毫的異常都沒有察覺到,這種事情只要稍微想一想,就會令人覺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老道渾然不在意葉白的臉色和目光,繼續挖了挖鼻孔之后,就隨后也將一個裝滿靈石的儲物袋丟向了那屬于寒冰獸的金色蛤蟆。

    “祝你好運!”

    邋遢老道沖著葉白擠擠眼睛,意味深長的笑道。

    葉白卻是郁悶的想要吐血,這邋遢老道的行為,分明就是強行對賭,也不管他愿不愿意,甚至還是空手套白狼,輸了不會有任何的損失,贏了也是損人不利已。

    “葉白師叔,你,你真是已經是筑基后期的修為了嗎?”

    這時,葉白身后,柳嚴似乎是回過神來,他眼中充滿了狂熱,壓低聲音問道。

    張文和劉野都豎起了耳朵,眼巴巴的看著葉白,就等著葉白給出肯定的回答。

    其實從葉白和邋遢老道的對話中,三人都相信了這件事情,只是這里面的內容實在是太驚世駭俗了,更刷新了他們的認知,所以無論如何,三人都覺得只有葉白親口承認,才能相信。

    葉白嘆了口氣,點點頭,說道:“不錯!”

    “嘶!”

    無論是張文還是劉野,亦或是柳嚴,三人皆是倒抽一口冷氣,無比崇拜的看著葉白,尤其是張文,眼睛里面就差冒著小星星了。

    柳嚴心中翻江倒海,他身體一震,喃喃說道:“葉師叔,你,你太了不起了!

    葉白苦笑說道:“也許吧!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這個修為的話,即便是能夠引起旁人的目光,但也算不上真正的天才,現在的年輕人啊,關注點總是很錯誤!

    邋遢老道非常不和諧的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柳嚴和張文頓時怒視這老道,尤其是柳嚴,這會兒他也將這老道身份應該不簡單的事情給忘記了,反而是說道:“你這老家伙,看破不說破,很難嗎?”

    邋遢老道士一愣,隨即笑著說道:“有趣有趣,已經很久沒有人敢這么跟我說話了,不過話說回來,我想干什么,你們管得著嗎?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柳嚴氣沖沖的說道:“前輩,我們都知道您是前輩高人,您怎么一點前輩高人的風范都沒有呢,這是我們大師兄的秘密,您不應該這么直接的說出來!

    “我既然是高人,我說的話就是風范,高人風范是什么風范?”老道士滿臉疑惑。

    他這幅樣子卻是將柳嚴氣的快吐血了,本來他就對葉白充滿感激,此刻突然得知這樣的“驚天”大秘密,他心中更加興奮和敬仰,只覺得自己沒有根錯人,卻沒有想到,這邋遢老道竟然如此蠻橫。

    邋遢老道嘿嘿一笑,狡猾說道:“再說了,我也不是沒有給他機會,只要贏了這一局,我可以不說出他的秘密!

    “無恥!”

    柳嚴只覺得自己從未見過這么厚顏無恥的人,正想要好好將對方給教育一番,葉白就已經擺擺手,說道:“柳嚴,不用說了!

    柳嚴看看那得意洋洋的老道士,很不甘心的說道:“葉師叔,這可是關系到您這一次南域大比的成敗,怎么能就這么算了呢!

    “我自有打算!

    葉白平靜說道。

    柳嚴卻不這么想,畢竟很多時候,出其不意往往能夠戰勝比自己更加強大的敵人,更別說這一次的對手,那根本就不是一個起跑線上的。

    葉白笑了笑,看出了他內心的不平,說道:“修為暴露與否,這都沒有什么,難道說別人知道我的修為,我就不能夠戰勝了么?這跟投機取巧,賭徒心態又有什么分別呢?”

    柳嚴這才平復了很多,他沒好氣的盯著那邋遢老道,但是也沒有說什么。

    那邋遢老道聽到葉白的話語,卻是沒有再說什么,只是他臉上的笑容卻是消失了,目光也露出了思索的意味。

    張文和劉野本來還覺得過分,聽葉白這么一說,兩人干脆就看熱鬧去了,畢竟相比之下,眼下這些從來沒有看過的熱鬧,相對來說還是要更加吸引人一些。

    角斗場突然震動起來,與此同時,那兩頭巨大的金色蛤蟆肚子里一陣翻滾,不多時,一道道黑色影子從中激射而出,宛如有靈一般,朝著在場每一個人的身前飛掠而去。

    葉白伸出手掌,輕輕將懸浮在面前的一根墨黑色的竹簽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沁人心脾的涼意順著他的手掌進入他的體內,只是這股涼氣還沒有在他體內循環呢,就被無聊的青蓮火一口給吞了。

    這竹簽很是不凡!

    葉白能夠感覺到,哪怕是他想要弄斷這跟竹簽,似乎也做不到。

    簡單來說,這黑色竹簽竟然是一件寶器!

    再看看在場每個人幾乎都是人手一根,葉白心中就是極為吃驚,畢竟這意味著,給每個人發了一件寶器,如此大手筆,已經是超出了葉白的想象。

    柳嚴手里同樣是握著一根黑色竹簽,也不知道是不好意思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网上捕鱼赚钱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