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奇書網新筆趣閣>書庫>耽美同人>超級綠洲> 第六十七章 袁姍姍的騙局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第六十七章 袁姍姍的騙局

    麗瑪哭得很傷心,馬克倫想要安靜也安靜不了了,于是走出房間,來到麗瑪面前,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有什么好哭的,我剛丟了一座城市都沒有你這么傷心。唉,現在需要安慰的不應該是我么?”

    麗瑪停了下來,紅著眼睛,很委屈似的看著馬克倫。

    “你,你還生我氣嗎?”

    馬克倫搖頭,嘆氣道:“這話怎么說的啊,我又沒生氣過,我只是心情比較低落而已!

    麗瑪撇嘴,冷哼一聲。

    “你真討厭,害我白哭一場,你得賠償我精神損失費!

    馬克倫無語,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沒有,要時間沒有,要命一條!

    “沒時間就肉……”

    麗瑪沒敢說下去,雖然說這綠洲只是游戲而已,但真要她做出什么出格的事,她一時半會還無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你嘀咕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沒,沒什么,對了,你說你丟了一座城市又是怎么回事?”她邊問邊把馬克倫沒有收取的六級紫色套裝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說了,我好久沒吃東西了,要不你陪我去吃喝城吃點東西吧!”

    雖然在綠洲中的npc不用吃東西,但偶爾飽飽口福還是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喝城中,有一家中餐館,里面中國菜系齊全,而馬克倫卻點了一份紅燒幼鯤還有一壺酒。當鯤肉上桌后,那香氣讓旁邊的幾桌都流出了口水。

    “吃鯤肉也不找間包廂,你是不是欠打!”

    隔壁有人站起來說道,顯然他對馬克倫的做法很是反感,有很大意。

    馬克倫看了看對方,然后用儲物戒指把鯤肉與酒收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老板,結賬!

    “先生你好,鯤肉五千萬,酒水這次免費,沒能讓你擁有良好的用餐環境,實在抱歉,下次來一定給你空出一間包廂來!

    馬克倫結賬之后就拉著麗瑪離開,但是麗瑪的身子好像有點冷,一直在發抖,一直到了天火居才顫抖著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吃一餐飯,我都可以開一家小店面了!

    “時間嘛,夠花就行,管那么多干嘛,說不定哪天就無緣無故被收走!瘪R克倫指了指天。

    麗瑪沒有再說什么,等馬克倫把鯤肉拿出來后,她就開始吃起來。她聽說過鯤肉,但從來沒有吃過,這次總算吃到了。

    只吃肉不喝酒,這怎么行,馬克倫把酒拿出來,先喝了一口,然后整壺遞給麗瑪,麗瑪本還猶豫,但馬克倫吃了一塊肉后就把她手中的酒壺拿走。

    “不想喝就別勉強了,吃肉吧,都說天上龍肉地上狗肉,但與這鯤肉相比,都弱爆了!

    可能是喝得太急,也有可能是酒的度數太高,一壺下肚,馬克倫就直接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麗瑪花了好長時間才把馬克倫移到床上,幫他清理了一下,然后就坐在他身邊。

    此時,她的通訊器響了,有人聯系她,她看到號碼后,立即接通。

    “姍姍,你還好嗎?”

    “我很不好,我被人騙了,騙光了我所有時間,不過我現在記起來了,我的男朋友是馬克倫,他長什么樣,在哪里我都知道了,我現在就去找他!

    “我聯系你就是要告訴你,騙我的那個人他說他就是馬克倫,我只是被他騙了,我以前和你說我一直都與馬克倫在一起,并不是要騙你,只是我并不知道那個馬克倫是我男朋友馬克倫,好了,不多說了,我要找我真正的男朋友去了!

    麗瑪聽到袁姍姍的話,她不知道該怎么辦。在自己最無助的時候,她不是沒找過袁姍姍,袁姍姍與她斷絕關系的時候什么都沒有給她留下,留下的只是心痛與絕望。

    但此時此刻,她卻相信了姍姍的話,真是驗證了那句話,可憐天下父母心。

    麗瑪收拾好心情,做了決定,然后深深的吻了馬克倫。想著以后再也不能相見,她的眼淚不自覺的落了下來。

    她正要離開,卻被馬克倫拉著。

    “不要走,陪陪我好不好?”

    麗瑪本想就此留下,卻聽到袁姍姍的叫聲。

    “馬克倫,你在里面嗎?”

    麗瑪咬牙,選擇直接下線。

    在房門推開的那一刻,馬克倫睜開了眼睛,穿上了易隱服,改變了容貌與名字。

    “馬克倫,原來你在這里啊,咦,鯤肉,我從來沒吃過鯤肉,今天我有口福了!

    “這位小姐,你是不是走錯地了?”

    馬克倫改變了聲音以及聲調,立即把剩下的鯤肉收進了儲物戒指。

    袁姍姍先是一愣,臉色一紅,但很快恢復原樣。

    “馬克倫,你不記得我了嗎?看樣子你是喝多了,來,讓我來幫你醒醒酒!

    袁姍姍說完就開始解自己的外套,馬克倫見狀立即大聲呵斥。

    “滾,我心情很不好,別在我面前賣弄fēng sāo!

    此時的袁姍姍走也不是,留也不是,最后只好強做鎮定,廢話重說。

    “你不記得我了嗎?來,可能太遠,我走近點讓你看清楚我的容貌!

    今天的袁姍姍,濃妝艷抹,馬克倫一看就覺得惡心。

    “滾,再不滾別怪我不客氣!

    “你這么兇干嘛?別生氣了,我也是剛剛記起以前的事情,你看,這里風大,我們去小房間里說吧!

    袁姍姍越說,馬克倫越覺得她惡心,指著大門再次恥笑道。

    “在一個陌生人面前說這么下賤的話,你就這么不知廉恥?像你這種人,我看到都嫌臟!

    或許是被馬克倫這話傷到了自尊,袁姍姍立即穿上外套,然后通過通訊器聯系人。

    “老公,給我找一百個人來,我要砍了他!”

    袁姍姍掛斷通訊器,然后指著馬克倫。

    “你等著,今天不砍死你我跟你姓!”

    行會所在地可不是安全區,所以馬克倫并不把她的話當一回事。不過他現在已經知道,袁姍姍這是準備實行敲詐勒索,但馬克倫不上道,所以她大發雷霆,要殺了馬克倫。

    既然要敲詐勒索自己,那自己先在路費上坑他們一筆。馬克倫快速的沖出房屋,然后跑到傳送陣旁,直接把傳送陣的傳送費用調到最大的30萬小時,讓他們進來容易出去難。

    袁姍姍本以為馬克倫要跑,當發現馬克倫到了傳送陣旁又走回來,于是松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幾分鐘后,陸陸續續有一百多人經過傳送陣傳送到天火居,而帶頭的則是一個長得非常帥的小伙子。袁姍姍看到后,立即獻寶

    “老公,你總算來了,殺了他!

    “老頭,廢話不多說了,想活命的話一千萬小時,否則只有死路一條!

    “嘖嘖嘖!你看,我只要一千萬小時就可以活命,而你今天就要改姓了,既然跟我姓,那就叫我叫爸爸好了,女婿,你說我說得對不對?”

    “對!老頭,只要你給了一千萬,你讓她叫你叫什么都可以,甚至可以讓她陪你!

    “老公,你!”

    對于自己男朋友所說,袁姍姍沒想到是這個結果。

    “閉嘴,沒有時間我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前前后后給了你一百多億么?”

    “那點時間早花光了,沒花光我會叫你來敲詐他,我聽我兄弟說了,他吃得起鯤肉,一千萬對他來說只是九牛一毛!

    “我今天不要時間,就要他死!

    “老頭,我說到做到,給時間我們就走!

    “你今天不殺他我們就分手!”

    “分手就分手,我早玩膩了,要不是看你有點時間,我會看上你這丑女人!

    聽到這話,袁姍姍簡直瘋了,直接向對方撲去,又抓又咬的?赡鼙灰戳,對方直接一巴掌把她打飛,然后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星子。

    “你個賤人,竟然敢咬我,回去后我讓你嘗嘗千人斬的滋味!

    馬克倫眉頭一皺,他不知道這樣做是對是錯,綠洲中他可以控制,但火星移民城他卻無能為力,不過袁姍姍接下來的話卻讓馬克倫放心了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個吃軟飯的不可靠,所以才沒有與你在地球見面。另外,今天來之前讓你做的擔保,借的裝備現在已經賣了,賣了一百五十億,你等著被人追債吧,本姑娘刪號了!

    袁姍姍說完就化為光點,下線了,一分鐘不到,她就刪號成功。

    這帥小伙愣了幾分鐘才緩過神來,他立即聯系袁姍姍,可通訊器號碼成了空號。

    “老頭,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,我的損失都由你來承擔!

    噗嗤!馬克倫笑了出來。

    “給你一分鐘離開這里,否則死!”

    這帥小伙沒有同意,一分鐘后,他就被一個陷阱術殺出游戲。其他人見狀,立即跑向傳送陣,但看到傳送陣的費用時,他們露出了恐懼的表情。馬克倫也跟了出來,他想看看有多少人會傳送出去。

    等了幾分鐘,卻不見一人過傳送陣,馬克倫就清了清嗓子。

    “你們給我記住了,這里是天火居,以后再敢擅自進來,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。當然了,就這樣放你們出去你們肯定是記不住的,這樣吧,傳送費用降到一百小時!

    這些人雖然生氣,但也只能認了,死回去幾天不進綠洲,或者花一百小時,基本上還是選擇花點時間了。但也有人,既不想死回去,又沒有那么多時間傳送。

    “這位大爺,我們被人騙了,想著過來站一下就可以得五十小時,所以,請你大人有大量,放我們走吧,我們實在是沒時間出這傳送費用!

    馬克倫看了看這說話之人,長的很清瘦,貌似未成年,在他身后有五個比他還要小的小伙子。他看了看這未成年人,然后想起一個人來。

    馬克倫表面裝著沒有理會他們,還把收起來的鯤肉拿出來,又開始慢慢品嘗。

    這肉太香,沒走的幾人口水都流出來了。

    在吃了大半個小時后,馬克倫實在吃不下了,然后指了指鯤肉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嘗一嘗?”

    這清瘦的未成年人左右看了看,然后指著自己。

    “對,問的就是你!

    “那,那你還吃嗎?”

    “不吃了,吃不下了!

    “那我能帶走嗎?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不在這里吃?”

    “我想帶回去給弟弟妹妹吃!

    馬克倫嘆了一口氣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劉爺爺還好嗎?”

    這未成年人聽到馬克倫提到劉爺爺,眼淚嘩嘩的掉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劉爺爺,劉爺爺他前不久走了,他走得很安詳!”

    馬克倫聽到這話五味雜陳,一個老人家,用一生積蓄撫養一些孤兒,真夠偉大,或許他也可以盡一些綿薄之力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网上捕鱼赚钱平台